“原始敢尔!”就在此时,只听的一声怒喝,便见一柄长剑自天外而来,将三宝玉如意砍飞出去。

  原始接住三宝玉如意,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地上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得天空中一朵朵青色莲花飘落而下,又有仙乐飘飘,异香袭袭,众人只觉如沐春风,心旷神怡。

  只见一头奎牛脚踏七色云彩而来,上面端坐一位道人,身着仙袍,方脸阔鼻,相貌堂堂,却是满布肃杀之气,正是那上清圣人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身后又有那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金光仙、乌云仙、毗芦仙、灵牙仙、虬首仙、金箍仙、长耳定光仙等截教内门弟子相随,端的是威风八面,盛气凌人。

  通天看到琼宵、碧宵尸身,以及睁开双眼,满脸惊喜和悲痛之色的云霄,当即面色阴沉,破口大骂:“原始!你身为圣人,竟向晚辈下如此毒手,当真不为人子!”

  一番大骂却是骂的元始天尊面如黑炭,却又因为自知理亏,不好反驳,只能冷哼一声,也不言语。

  老君却是长叹一声,道:“师弟,你我份属三清,这又何苦?”

  通天冷冷道:“老子,你也有脸再提那三清之说,你和原始以圣人之尊欺我门下三宵时,怎不见你提起三清?今日你我三人见面,日后洪荒自会传言,道家三清从此分离。”

  原本通天对老子并无多少意见,当日众圣商议封神时,老子将那封神榜与打神鞭交与原始,通天虽负气而走,但也不以为然。可老子与原始算计通天,亲自对付截教二代弟子,通天最宠爱地三宵,害得三宵两死一伤,叫心高气傲的通天如何受得了?

  饶是太上老子清净无为,也是一脸黯然,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但此刻由三清之一的通天教主亲口说出,老子也是心痛,“道家三清”对旁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代号,可对于三清之首的太上老子却是意味着太多,旁人如何体会得了?

  但此事确实是他和原始理亏,他对上可说是维护道祖天道运行,对下却又如何面对截教芸芸众生?

  旁边原始见了老子神情,自然知道老子心中所想,当下赶忙出言道:“通天,你不秉承老师旨意,却要一意孤行,妄图阻拦封神大业进行,你若就此返回碧游宫中,我与师兄或可就此罢休,若你还要逞强,我和师兄少不得要将你捉拿至紫宵宫中,让老师将你定罪,那时悔之晚矣。”

  圣人最重面皮,通天如何受得了原始如此言语?当下怒道:“原始,你这人好生不要面皮,当日你我在紫宵宫中有言,封神大战圣人不出,门下弟子各安天命,你却背信弃义,自己门下弟子不争气,十二个打不过我门下三个,今日还有脸在此答话!若我是你,怕是早就自缚去紫宵宫中向老师请罪了!”

  原始只气得脸色发青,偏生不知如何反驳通天!倒非通天言语了得,实在是老子、原始两圣齐出对付三宵,有失身份气度。

  原始如何不知这些,但又能如何?难道要他眼睁睁看着门下十二金仙一个个的死绝,断了阐教道统?

  圣人圣人!表面上成圣,骨子里也还是个人啊!要怪也只能怪十二金仙,若能打得过三宵,通天怎有话说?究其到底,在洪荒中还是靠实力吃饭啊!

  能为圣人,自有其过人之处,原始很快就回过神来,暗叹通天修为进境飞快,竟然如此便让自己着相,当下道:“通天,我也不与你做那口舌之争,今日你我终需做过一场便是!”

  通天冷笑道:“合该如此,今日,便要让你等见识见识诛仙剑阵的厉害!”

  话落,通天已是招来诛仙剑阵与诛仙阵图,布下了诛仙大阵。

  诛仙剑阵,圣人布阵,非四圣不可破,而截教之所以发展的比其他四圣的教派风光,依靠的便是这诛仙剑阵的威力。因为不管任何一个圣人面对通天,都不是他的对手,除非四圣合力。

  以前三清还未分家,从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集齐四圣共同对付通天的,但今时不同往日,因为截教的发展太过迅猛,挤压了人教、阐教、西方教的发展,从而让四圣背着通天联合了起来。

  这次,原始和老子一同降临,为的就是引出通天教主,并联合西方二圣破了诛仙剑阵,分了诛仙四剑,让截教彻底破灭,从而让他们的教派可以发展下去。

  此时原始面对诛仙剑阵,却是闭目不言,他知道自己与老子两人破不了通天亲控的诛仙剑阵,所以在等西方二圣前来相助。

  老子在见到原始的反应后,暗暗摇头,对原始道:“师弟,我两就此去诛仙剑阵走一遭如何?”

  “师兄!?”原始愕然。

  老子摇了摇头,却是他在不久前算出了西方教会在封神之后大兴。

  老子毕竟是三清道教之首,自不愿看到西方教外来,但此乃天道之下的定数,老子也阻止不得,因此,老子只期盼自己与原始可以破得了通天的诛仙剑阵,好断了西方教二人东来的借口。

  老子为三清之首,昔日老子、原始、通天、接引、准提等人在紫宵宫中听讲时,老子就是道祖门下大弟子,后五人皆是立教成圣,可老子却是第一个自行悟出,其余四人乃是依葫芦画瓢而成。五人道行高低,当下立判。

  而老子所立人教,又占住了洪荒人族关键,是故,虽圣人都是不死不灭,却是以老子道行修为最高。

  老子有言,原始自然尊从。

  当下两人下得坐驾,齐喝一声:“起!”

  只见老子头上升起三朵尺余红色莲花,莲花顶上托着后天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只放出万丈功德霞光;原始头上却是却是三朵白莲,白莲上面托着极品先天灵宝戊己杏黄旗。

  老君一手执扁拐,一手执那先天至宝太极图;原始一手执三宝玉如意,一手执先天至宝盘古幡,往诛仙剑阵奔来。

  另一边,通天放出头顶三朵青莲,手上执着一把青萍剑,老君的扁拐、原始地三宝玉如意、通天的青萍剑乃是十二品青莲三分所化,三人未上道祖分宝崖上时所使法宝,如今经过几人亿万年的锻炼,都有那极品先天灵宝境界。

  通天冷笑道:“等下落了面皮可别冤我没提醒你们,诛仙剑阵非集四圣不可破!”

  老子道:“这有何难?且让你看我等手段!”

  说罢,只大喝一声:“出!”

  只听见“轰”的一声,老子头上三朵金色莲花各自一道红光逸出,却又化做三位道人立在老子身后,那三位道人和老子生得一般模样,却是分着红、青、白三色道袍,只朝着老子拱手一礼道:“贫道太清(玉清、上清)见过道友!”

  老子微微点头,三位道人只立在老子身后,一齐朝诛仙阵杀来。

  通天和原始见到老子此举都是大吃一惊,两人与老子同是盘古原神所化,自然都是知根究底,以前老子道行法术虽说高于两人,却也不是遥不可及,可如今老子修得这“一气化三清”之术,怕是日后两人再无追上老子之可能了。

  通天虽是心惊,却也口上并不认输,:“哼!不过是三具准圣分身罢了,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闻听此言,原始也是回过神来,心下大喜,知道这‘一气化三清’不过是样子货,对付对付圣人以下的还行,但对生人来说,正如通天所说:圣人之下皆为蝼蚁罢了。

  不过在这诛仙剑阵中,这‘三清’只要能拖住其中两把,让诛仙剑阵不得运转如意,待自己和老子破了另外两把,也就足够了。

  原始虽与西方二圣合作,但终究乃是道门之尊,若是既能胜过通天,又能阻挡西方二圣前来自是最好,也省得自己日后背上引西方教进入东土的恶名。

  当下,原始对通天道:“通天,此是师兄大法,岂是你瞧得透彻,今日定要就此破了你的诛仙剑阵,捉拿于你!”

  通天也不言语,转身进入诛仙剑阵去了,老子与原始对望一眼,便由原始破东方也是最厉害的“诛”仙剑,老子破正南方的“戮”仙剑,顺便接应“三清”道人,太清道人破正西方的“陷”仙剑,玉清上清两位道人破正北方的“绝”仙剑。

  却说几人就在那诛仙剑阵里面混战起来,圣人出手,自是不同凡响,好在大阵有几人布下的须弥结界,因此倒也不担心损毁天地。旁观众人只知道大阵里面电闪雷鸣,狂雨呼啸,天地间各元素之力向大阵涌去,却又丝毫瞧不见大阵里面的情景。

  正是:阴风煞煞气长人,黑云弥漫遮日月。惨惨烈烈,杳杳冥冥。惨气冲天、阴霾彻地。

  洪荒才片刻,大阵已千年。

  突然只听得剑阵里面通天教主一声长啸传来,紧接着便有两条人影飞出。

  众人定睛一看,却发现正是那老子、原始两人,老子一张老脸涨得通红,须发无风自飘,原始却是颇为狼狈,面色铁青,头上发髻都被打散了。

  截教众人如何不知通天已经获胜,只轰然叫好,一齐朝那诛仙剑阵跪拜道:“老师(师祖)与天同寿!”

  原来那诛仙剑阵乃是先天至宝布成,自可扭转时空乾坤,老子、原始等人进得诛仙剑阵后,便各行其事,欲要破开剑阵。

  老子的“一气化三清”之术虽然厉害,但在圣人布下的诛仙剑阵之下,实在是不利久战,通天刚开始在阵内被众人围攻,也是憋屈万分。

  其中“三清”道人只守不攻,老子头上有天地玄黄塔护住自身,不怕通天的进攻,对付一把“戮”仙剑自是绰绰有余,不过在要照看“三清”道人,因此才不能放手进攻,只偶尔用太级图朝通天扫去。

  饶是如此,通天也不好过,太极图自成天地,可定地水风火,正好阻止了诛仙剑阵吸收洪荒元素之力,每每老君太级图挥动一下,通天的诛仙剑阵就要停顿一下。

  最为轻松的当然要属原始,原始在大阵之内却是一点顾忌也没有,头顶戊己杏黄旗护住全身,手上盘古幡只千万道混沌剑气向通天射去,通天平时以进攻见长,手上法宝也多是进攻类法宝,只有通天打人,哪有今天这样被人追打?因此,饶是通天圣人之躯,也被那混沌剑气逼得左支右拙,而那正东方挂着的“诛”仙剑也是摇摇欲坠。

  通天为圣,以杀伐而闻名洪荒,岂是如此就败?不多时,通天也是发现了玉清上清两位道人实力乃是最低,当也也不犹豫,只大喝一声,拼着挨原始一击,诛仙四剑在天空飞速转动,力量向那上清玉清两位道人倾斜。

  老子和原始暗道不好,想要救援,却又如何来得及?只听得两道霹雳从天空劈下,玉清上清两位道人便被打散,飞回老子体内。

  老子长叹一声,只得收了太清道人,与原始对望一眼,便欲离开。

  可通天岂能让两人如愿?只将那“诛”、“陷”两剑直朝原始斩去,而“戮”、“绝”两剑却是朝老子杀去。

  老子头顶有防御至宝天地玄黄塔,手上又有太极图,因此,使尽全力总算接下了两剑;原始却是没有那般好运了,盘古幡虽是攻守平衡,杏黄旗也是以防守见长,但如今在通天诛仙剑阵之内,威力本就大打折扣,又如何挡得了“诛”、“陷”二剑?只被“诛”仙剑打得闷哼一声,差点摔倒在地,不过两人好歹出得阵来。

  老子出阵以后,默然无语,心里却是在后悔不已,原来老子托大,没有将八景宫中的高级先天灵宝八景宫灯拿来,否则用八景宫灯护住上清玉清二人,当不会有此败。可如今却是不成了,上清玉清二人被打散飞回,若要回复原来战力,却也要些时日,但封神大战如何拖得?

  老子意兴阑珊,只和着原始一起上了坐驾,往西周奔来。却远远的有通天从诛仙剑阵上飞出,对两人道:“我等便以三日为限,若三日后你等还是破不了诛仙剑阵,我便尽起截教门人,指挥殷商大军,杀西周一个片甲不留!”

  ******************

  下章大结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悠悠书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最新章节,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www.zwdu.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