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那姜尚与申公豹二人,拜在原始天尊门下已有四十余年。

  姜尚不喜修道,只好兵书战册,治国之道,如今才不过地仙初期修为。申公豹一心求道,奈何阐教门下得原始天尊吩咐,无人肯教,只打发申公豹日日在洪荒行那跑腿之事,地位还不如阐教门下一三代弟子,申公豹怎能不怨恨在心?

  好在申公豹为人豪爽,在洪荒跑得久了,与那些三山五岳之人甚是熟悉,还颇有些交情,其中自也不乏一些截教旁门之人。

  申公豹资质颇高,依靠刚进门时南极仙翁教得的一些玉清入门之法,自己摸索之下,竟然也有了那地仙后期修为,却是比姜尚强了太多。

  这一日,原始将姜尚和申公豹两人叫到跟前,先对姜尚道:“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话落,原始拿出一榜一鞭,此二宝流光溢彩,仙气缭绕,可见其不凡,姜尚和申公豹具都看的呆了。

  原始对姜尚道:“此为先天灵宝封神榜与打神鞭,当助你事成。”

  姜尚如何敢不答应,当即接过封神榜与打神鞭,叩头谢恩。

  申公豹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充满了羡慕和嫉妒,偏偏原始竟是对他说了句:“你也下山吧!”就不再多说一句,身形消失了。

  申公豹脸色很是难看,看着姜尚的眼神彻底变了,再没了当年的同行拜师之谊。

  姜尚却是不知,收好封神榜和打神鞭,便与申公豹一起去收拾物什。待下得昆仑山来,姜尚与申公豹辞别,申公豹表面依依不舍,内心却在冷笑。

  辞别申公豹后,姜尚先是去宋家庄寻找表兄宋异人,后又在洪荒四处游历。

  这日,却是来到了渭水之滨。

  姜尚却是见得沿途有人携带家小,正在搬家,忙问是何缘故,只有人回答道:“我等乃是渭水旁边渔夫,以打鱼为生,这几年来渭水里却是出了个妖怪,将河里鱼虾捕食殆近,我等生活不下,只得远走他乡!”

  姜尚心道,今日我遇见了此事,少不得要管上一管,于是便向渭河走来。待到渭河边,却是见河中突然一阵黑烟升起,向姜尚袭来。姜尚大惊,举起打神鞭就要朝那黑烟打去。

  那黑烟见得打神鞭,突然变做一个人形,道:“仙长救我!”

  姜尚大为奇怪,那黑烟又道:“我乃昔日人皇轩辕黄帝帐下总兵柏鉴灵魂,随人皇征战九黎部落蚩尤时死于九九寂灭大阵,我身遭惨死,千年来灵魂不得安息,故越来越是暴戾,我不欲伤人,只得杀死那河中鱼虾泄恨,今日却是感觉到仙长身上有一重宝,能让我灵魂清净下来,是故特来拜见!”

  姜尚听得啧啧称奇,他自然知道当年轩辕与蚩尤大战之事,心下里却是相信了柏鉴所说。心道:我此去封神,正好缺一督造封神台之人,再说封神台建好后,那些上榜灵魂也需有人牵引,这柏鉴或许能够胜任。

  姜尚将此事与柏鉴说了,柏鉴大喜,如何不应?自是领命前往建造封神台去了。

  姜尚也是受柏鉴所感,于是便在渭水之滨隐居下来,自号飞熊道长,每日里在渭水直钩钓鱼,只等贤王前来。

  那些渭水之滨的民众见姜尚除去了祸害渭水的柏鉴,只道姜尚是神仙下凡,纷纷传颂,如此一来,姜尚名声也是越传越广。

  却说那申公豹,在与姜尚分开后,心里却是愤愤不平,暗道原始天尊待自己太为刻薄。

  自己与姜尚同时拜师,修道悟性要远在那姜尚之上,可偏生原始不许玉虚宫门下教导自己。这也就算了,原始竟然把自己当成一跑腿的小厮,而姜尚却每日里看书习道,好不自在。两人同时离开玉虚宫,姜尚得了那先天灵宝封神榜和打神鞭,自己却是什么也没得到。

  申公豹越想越气,心说: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暗暗打定主意要坏了姜尚封神之事,不与原始好过!

  姜尚飞熊道号在洪荒传开后,自也传到了姬昌耳里,姬昌亲来渭水之滨拜访姜尚,两人自是相见恨晚,一拍即合。

  姬昌拜姜尚为相,统揽全局。

  姜尚本事了得,短短几年时间就使得西岐大治,所谓兵强马壮,士气昂扬,只静静等待着西岐伐纣先锋大元帅的到来。

  ……

  陈塘关。

  哪吒上次在东海边被凌池教训一顿,扔回陈塘关后,也是知道了自己斤两,将那性子收敛了不少,每天只在陈塘关操练武艺,想要有朝一日再行去找凌池打过。

  哪吒久在陈塘关威风惯了,自不会将此等丢面皮的事说出来,只在心里隐隐觉得凌池与自己大有关联,但终究年幼,不愿多想。

  那李靖和殷氏两夫妇见哪吒不去惹是生非,内心颇为欣喜,还以为自己这女儿转性了,却不知高兴的太早了。

  却说当年人皇轩辕大战蚩尤后,曾采集首阳山之铜炼制轩辕剑,后用多余的首阳山之铜炼制了一把震天弓和一支穿云箭,遗留在陈塘关,成为了陈塘关镇关之宝,只是千百年来无人可以拉开此弓。

  此事后来被哪吒无意中知晓,哪吒心道:自己若有了这等宝贝,定能一雪前耻。

  于是,哪吒在一月黑风高之夜,悄悄地踏在风火轮上,摸到了震天弓旁。

  哪吒只见那震天弓与穿云箭上雕龙附凤,金光闪闪,心下瞧得欢喜,只运起力气,搭弓射箭,却见弓如满月,箭似流星,竟然射了出去。

  原来这震天弓与穿云箭乃是人皇轩辕集首阳山之铜所造,已是后天灵宝境界,深有灵性,寻常人等自然是拉之不开。可哪吒前身乃是女娲身边的灵珠子,千百年来,自也随女娲享受了不少人族香火祭祀,再说此刻乱世将起,震天弓与穿云箭也到了认主之时,哪吒做为女娲身边的红人,自能拉开这震天弓。

  那穿云箭一声长啸,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金光,片刻后又已飞回。

  哪吒见那穿云箭上带着一丝血光,虽然疑惑,却也没多想,只是这一箭却是惊动了她的老爹李靖。

  眼见千年没动静的穿云箭被射了出去,李靖急忙率人上来查看,然后知道了刚才那箭竟然是自家小魔女射出去的。

  李靖因为哪吒出身之事,一直与她不大对付,但哪吒终究是自己女儿,这几年来见哪吒性子转好,此刻更是拉开了人皇轩辕亲造的震天弓,也是心下高兴,只抚着胡须,暗道将门虎女。

  之后吩咐兵士将那震天弓与穿云箭重新放回原地,日后若有大战,就赐予哪吒。

  不过现在却是不能,哪吒对自己成见甚深,谁知道这小魔女得了震天弓和穿云箭会整出什么事来?要是一个不好,小命不保,那就完蛋了。

  哪吒见李靖带了这么多人前来,却也不好强抢,也就任由李靖摆布震天弓,心下却是打定主意,下次乘无人之时,定要悄悄的带上震天弓,去厨神界找凌池算帐。

  哪吒却是不知,刚才这一箭却是射出了祸事来。

  ……

  陈塘关外五十里处有一仙山,名为骷髅山,山中白骨洞中,有一顽石成精,自号石矶,乃是天下间为数不多的一位散仙,如今已有金仙中期境界。后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后天灵宝太阿剑。太阿剑与阐教云中子手上巨阙剑一般,乃是主掌人间杀伐之两把利剑。

  石矶这日晚上正在打座,却是见一道金光从陈塘关外飞来,接着就见座下碧云童子被射个对穿,死于非命。

  石矶大怒,自也知道那道金光乃是陈塘关穿云箭发出,第二日一早就提着太阿剑来到陈塘关上,欲要为门下童子报仇血恨。

  李靖虽乃正直之人,但此事乃是误伤,自不肯就此交出哪吒以命抵命。石矶仗着手上宝剑厉害,如何肯答应?只扬言道若是李靖不交出杀害碧云童子凶手,就要血洗陈塘关。

  李靖曾拜在阐教燃灯门下,后久为陈塘关总兵,自也有几分脾气,两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李靖才是地仙后期,如何是石矶的对手,三两下就被石矶打倒,手下兵将大慌,只赶忙前来寻找哪吒。

  哪吒此刻正准备着去偷那震天弓,听得兵士所言,心道:父亲虽然在出生时要打杀自己,但那时也只是误会一场,后来父亲也是觉得不对,处处补偿自己,如今父亲有难,终究还是要去一救。

  想到此处,也顾不得去取那震天弓了,和兵士一起来到石矶面前。

  哪吒只见李靖被石矶打得鼻青脸肿,又听得石矶扬言要血洗陈塘关,不禁勃然大怒,道:“石矶,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事来找我哪吒即可,与我家人及陈塘关百姓何干?”

  石矶见杀了自家童子的是个小丫头,冷冷地道:“黄毛丫头,口出狂言,待会少不得要拿下你替我门下童子报仇!”

  哪吒气得火冒三丈,提起乾坤圈就朝石矶砸来。

  石矶也不敢大意,放了李靖等人,只运起手中太阿剑迎上那乾坤圈。

  哪吒现在本领法宝皆要低于石矶,如何是石矶对手?只见那乾坤圈在空中和太阿剑一撞上后,相持了片刻,便径自掉落地上。

  哪吒受此重创,登时便脸色苍白,后退三丈方才稳住身子。

  哪吒也想不得太多,抡起手上火尖枪,踏上风火轮就朝石矶刺去。

  石矶道声:“来得正好!”

  便仗剑和哪吒杀在了一起,突然,火尖枪上一股白色火焰喷出,此火自是那三昧真火,石矶卒不及防之下,竟被烧上。

  石矶如何不知三昧真火的厉害,大惊之下将太阿剑运起。太阿剑在空中射出道道剑气,将石矶包围,那三昧真火在剑气包围之下竟然慢慢的熄灭了。

  饶是如此,石矶也被烧得发枯面黑,身上道袍七零八落。

  周围兵士看见石矶如此模样,顿时哈哈大笑。

  石矶脑羞成怒,厉声道:“今日不血洗你陈塘关,誓不为人!”言罢,仗剑向哪吒杀去。

  哪吒终究不是石矶对手,杀了几十个回合后,被石矶一剑劈在身上,好在哪吒身上有混天绫防身,才保住了性命,但混天绫终究是灵宝境界,挡不得后天灵宝的太阿剑,哪吒只一口鲜血喷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石矶嘿嘿冷笑,提剑一步一步的向哪吒走过来,旁边李靖见此情况,大叫一声:“休伤我女!”仗剑杀了过来,却是十几招后就被石矶一剑刺在肩上,血流不止,好在性命无忧。

  李靖平日里威严爱民,深受陈塘关百姓爱戴,哪吒虽以前为祸乡里,但终究只是个小孩子,而且长得又那么萌,大家自是以为意,况后来哪吒还性子转好,也就更不在意了。

  此刻陈塘关百姓士卒见两父女有难,只个个持刀扛枪,朝石矶杀来。然普通百姓如何是石矶对手,只见石矶每一剑扬起,登时便一片血雾飞出,几十人倒地。

  哪吒乃是骄傲之人,心道此事因自己而起,如今却要无辜老百姓丧命,心下如何能忍?当下高声叫道:“住手!”

  众人闻此言语,方才停下手来!

  哪吒看着地上被石矶杀死的几百人,断腿缺手,惨不忍睹,只两行清泪流出,道:“众乡亲对哪吒之恩情,哪吒虽死也不相忘!”

  哪吒复又厉声对石矶道:“石矶,你座下碧云童子乃是我哪吒所杀,今日我便还你这条性命!”说完,决然的瞧了李靖一眼。

  李靖只胆战心惊,突然想起一事,顿时面赤眼红,不顾身上伤痛,大叫道:“哪吒,不要!”向哪吒冲将过来。

  只见哪吒身上飞出一道红影将李靖拦住,正是那混天绫,而后那地上的乾坤圈飞起,径直里朝哪吒头上落下来。

  却是哪吒今日不欲连累陈塘关百姓,决意要以命抵命。

  众人如何拦得及,只听得“扑哧”一声,哪吒就被自己的乾坤圈打得头骨开裂,已然是活不成了。

  陈塘关百姓感叹哪吒有情有义,只十来岁就命丧黄泉,当即痛哭失声。

  那边李靖在哪吒死后,自然挣脱了混天绫。

  李靖失魂落魄的走到哪吒跟前,想起了自己若不是在哪吒出生时坏了哪吒吸收法力,今日怎会招此大劫?当下又悔又愧,心道为人父者,不能救孩儿之命于既死,又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想着,拾起地上火尖枪,就要自刎,却被夫人殷氏痛哭着抱住。

  殷氏原本正在家中休息,听得家将道外边有打斗才过来查看,一路上想起昨晚夫君李靖还在欣喜的和自己谈起哪吒,言哪吒能拉开陈塘关镇关之宝人皇轩辕留下的震天弓,当真是虎父无犬女。

  殷氏欣喜不已,只道父女两十来年恩怨当就此了结,谁知道今日就飞来横祸。哪吒身死,李靖欲要自杀,殷氏在抱住李靖后,悲痛攻心,竟是晕死过去。

  李靖此刻也是清醒了许多,见夫人晕倒,求死之心倒也淡了许多,只一手抱住殷氏,一手抱住哪吒,冷冷地对石矶道:“石矶,你乃修道之人,今日杀我陈塘关普通百姓,逼死我孩儿,他日必遭天谴!”

  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府中走去。

  石矶方才怒火之下,哪里想到这些,此刻听李靖道来,也是心中一凛。

  修道之人本领高强,却是最忌伤害无辜的普通百姓,若非如此,那天下岂不都是修道之人?因此,此举自为天道所不容。

  昔年横行洪荒的妖族有先天至宝混沌钟和极品先天灵宝河图洛书镇压气运,却也因为制造无数杀戮,被破了气运,才会在巫妖终战中几乎全灭,只剩下小猫两三只退居北海,十分凄惨。

  连当年横行洪荒的妖族都如此下场,她石矶又怎能幸免?

  想到此处,自是杀心大减,况如今哪吒已死,于是,石矶也就回骷髅山白骨洞去了。

  ……

  哪吒用乾坤圈自杀身亡,肉体损毁,一丝真灵却是得以保存下来。

  那丝真灵没有了肉体依托,似晕似沉,只在空中飘飘荡荡,原本想要前往自己师父太乙真人的洞府去,却是模糊间想起那日在东海边凌池所言的:“你若日后有事,可来厨神界找我。”于是便调转方向,往那厨神界飘去。

  娲皇宫中,女娲也在关注着哪吒的事,开始只一直蹙着眉头,此刻见哪吒真灵向厨神界飘去,眉头终于松了下来,随手便扔了一件物事下来,正是当年哪吒出生包裹的胎衣。

  原来哪吒日后为那伐纣先锋大元帅,自是干戈不休,杀伐不止,并借此肉身成神,修成正果,因此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来偿还因果。所以石矶在陈塘关闹事之时,女娲并未阻止,否则以石矶本事,怎能如此耀武扬威?

  至于哪吒真灵要去太乙真人处,还是厨神界?这便是哪吒自己的选择了。

  相比起来,女娲当然希望哪吒能去凌池那里,毕竟凌池这里的机缘可比太乙真人强出太多太多太多了。

  此时看到哪吒的选择,女娲总算放心了。

  只是放心之余,又有点小酸:我就知道这丫头肯定会找凌大哥,哼!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悠悠书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最新章节,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www.exiaoshuo.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