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否认吗?”李学浩犹豫了一下,又将车门关了起来,他发现那样做确实显得很不地道,怎么能在别人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马上离开呢?就赔她再聊两句,当是补偿。◎,至少这个女人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不算让人难以忍受,而且从她尾随自己的行动上来看,显然也很关心细谷千夏,身为一个老师,起码这点是合格的。

  “你这讨厌的小鬼!”水桥凉子愤愤不平地骂道,不过见他又把车门关起来重新坐下,总算是没有骂出什么更难听的话。

  “你那头发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是短发的。”李学浩没话找话。

  “昨天戴了假发不行吗?”水桥凉子心中还有些怒意,回答得也非常不爽。

  “假发?”李学浩很怀疑,实在不知道她这头棕红色的长发是怎么塞进那个假发套里的,“你就不怕男人见过你昨天那样的打扮,不敢娶你吗?”

  “哼!”水桥凉子冷哼一声,显得非常不屑,“我已经订婚了。”

  “哦?”李学浩不由吃了一惊,到底哪个男人会看上她,当然,不可否认她长得确实很妖艳,但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受得了她的性格脾气。

  “喂,你这什么表情,看不起我吗?”水桥凉子冷冷瞪他一眼,她长得很差吗?

  “没有,只是有些好奇,对方是谁?”李学浩面上不动声色地说道。

  “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说起订婚的对象,水桥凉子皱了皱眉,显然对对方也不感冒。

  “讨厌你还准备嫁给他?”李学浩故不屑。

  “有什么办法,家里人的安排。”水桥凉子有些无奈,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学他先前的动,将还剩下的一半按熄在烟灰缸里。

  “你不反对吗?”李学浩疑惑看她一眼,按她的女汉子性格。显然不会那么轻易接受家里人的摆布才对。

  “那个家伙,去年出了车祸,挂了。”水桥凉子淡淡地说道,表情完全像在说着一件与自身无关的小事。

  “……”李学浩不知道说什么好。

  “很好笑吧,当初那家伙尾随我,可能想做一些什么事,结果与一辆大卡车相撞,据说脑袋都没找到呢。”水桥凉子继续说道,神情仍很淡然,完全听不出那起车祸的残酷味道。但事实是。脑袋找不到却是非常残酷的。

  那样的画面一定很“美”,李学浩突然感觉有些心塞,倒不是没见过死人,而是水桥凉子的表情实在太过于冷淡,冷淡到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一个机械人,完全没有一点感情。

  “喂,小鬼,想试试吗?”水桥凉子忽然话锋一转,狭长妩媚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

  “试什么?”李学浩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又想出什么新的幺蛾子。

  “女人的温柔滋味,你应该没试过吧?”水桥凉子突然一把凑近他,两人彼此的脸部相距不到两公分。

  李学浩被吓了一跳。赶紧退开,将脑袋顶在车窗上:“对不起,我已经有交往的女生了。”

  “是吗?她很可爱吗?有没有我这么漂亮?”水桥凉子舔了舔舌头,原本妖艳的面容因为这个动而显得更加惊心动魄起来。

  “那个……我不是贫乳控。”李学浩不得不承认。水桥凉子确实是他所见过的在容貌上最为出色的一个女人,但是,他心中没有半点波动。而且也怀疑这个女人的动机,最好还是离她远一点的好。

  不过他显然错误地估算了他那句话的威力。

  水桥凉子细长的眼睛瞬间扩展到最大,额头上青筋直冒,几乎要抓起烟灰缸砸他:“滚,快滚出我的车,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你这个混蛋小鬼!”

  李学浩狼狈地出了跑车,不过这样也好,被赶出来的,至少不会觉得愧疚了。

  ……

  回到家里,提着两个纸袋刚进入客厅,瞄到他不是空手的瓜生麻衣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连蹦带跳地跑到他面前,目光直直地看着他手上的纸袋。

  “腻酱,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吗?”说着话,眼里放着光,显然对于上次可以吃到那么高级的美味蛋糕还记忆犹新。

  “不是吃的。”李学浩轻咳一声,瓜生麻衣明显有向吃货发展的趋势,他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她的饮食习惯,不然再那么吃下去,很可能会变成一个大胖妞。来了不到一星期,瓜生麻衣从体型上已经可以看出丰满了不少。

  “什么!”听到不是吃的,瓜生麻衣显得很失望,人也变得懒洋洋的,看着他手上的纸袋也没有了原先的激情,“不是吃的那是什么?”

  “是化妆品。”李学浩轻轻地吐出几个字。

  “化妆品!!!”原本失去活力的瓜生麻衣瞬间满血复活,一把抢过他手上的两个纸袋,拎到沙发上就翻看了起来。

  “喂,别弄乱了,是两套。”李学浩提醒道。

  瓜生麻衣根本没理会他,手上已经抓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看了起来:“是平民品牌tamp;hk的产品呢,还算不错。”

  接着目光一转,重新回到他的身上,语气里也透露出一股诱惑:“腻酱对我这么好,想让我怎么报答你呢?”

  “不必了,也不是全部都给你的。”李学浩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说话方式,完全免疫了。

  “我的,全部都是我的……”瓜生麻衣双眼圆睁,将两个纸袋一把搂在怀里,似乎生怕被人抢走。

  李学浩抚着额头:“还有一套我要送人。”

  “腻――酱――”瓜生麻衣鼓着双颊,拖长了音调叫他的名字,手上也毫不放松,非常不满地问道:“送给谁,又是你交往的那个女生吗?”

  “嗯。”李学浩点头,对这一点也不否认。

  瓜生麻衣气鼓鼓地看了他一会,忽然将怀里的两个纸袋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双手一番挑挑拣拣之后,比了又比,然后重新分成两个纸袋装好,才将其中的一个纸袋提了起来。

  “腻酱,这一袋给她就可以了。”

  李学浩看得皱了皱眉,从两个纸袋的外表就可以看出来,她自己留着的那个纸袋明显胀鼓鼓的,而让出来的那个纸袋,却是干瘪瘪的,很巨大的差距。

  “麻衣姐,如果以后还想收到这样的惊喜,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是不是?”李学浩话里满是威胁道。

  瓜生麻衣显得很愤愤不平,不过面对这样的威胁,她也知道不是靠撒撒娇就有用的,迟疑了一下,从自己的纸袋中又抓出几个精致的盒子,放进那个干瘪瘪的纸袋里,然后生怕再留下来又会被威胁,提着自己仍显得有些鼓的纸袋就上楼去:“我先回房间了,腻酱你做好晚饭再叫我。”

  走得比什么都快。

  李学浩也懒得叫住她了,虽然留下来的那个纸袋里的东西肯定没有原先的多,但现在看起来至少已经有了点样子,不再那么寒酸,勉强可以送得出手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悠悠书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最新章节,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新笔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