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南部地方检察厅,趁着有工作人员推开玻璃门进去,李学浩也顺势穿过了玻璃门。

  金南斗就在这里面,从接近这里开始,他就已经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毕竟那股与众不同的气息对他来说实在太过明显了,与指路明灯没有区别。

  沿着走廊,隐身的李学浩一直来到了一间房门前停下。

  门上有一个玻璃窗口,可以从窗口看清里面的情况。这是一间狭小的审讯室,摆设极其简单,一桌,两椅,一人,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当然,四周墙角上的摄像头不算摆设。

  人就是那个在电视里见过的微胖中年人,金南斗。

  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没有被为难,甚至还很悠闲,因为原本按理来说应该被收缴的手机就横放在他的手上,此时的他正专注地玩着小游戏。

  李学浩直接穿门而过,近距离之下,对方身上的气息无所遁形。

  他不是被什么灵体附身了,因为体内没有任何煞气存在,但一张显眼的黄色符纸就贴在他的后背上。

  这张黄色符纸,普通人是无法看到的,符纸上用红色的毛笔歪歪扭扭地画了几个符号,李学浩没有看懂,这或许是韩国这边某种特殊职业的符咒,一丝淡淡的类似阴阳师的那种阴郁之气从中透出。

  显然,这张符纸就是控制金南斗的那个东西。

  四周都是摄像头,李学浩虽然不方便现身,但要解决他这个麻烦并不困难,但他更感兴趣的是这张符纸的出处,因为符咒这种手段,不是韩国这边本土所有的,而是传自于那个地大物博的邻国。

  只是韩国这边的“徒子徒孙”太垃圾,照猫画虎,学了个四不像,更没有灵气来催动,所以威力小得可怜,能把一个人当傀儡来控制估计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高超手段了。

  隐身走到金南斗身后,李学浩伸出手,轻轻点了下他后背上的那张符纸,很快,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传来,就在距离检察厅不太远的地方,那就是控制金南斗的人的位置。

  金南斗对此毫无所觉,玩游戏的专注程度,无与伦比。

  李学浩正要撕下那张符纸,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听声音,似乎是直冲这间审讯室而来。

  想了想,他暂时停了动作,因为来人有几个熟悉的气息。

  果然,没多久,就有人推门而入,其中就有刚刚见过面的裴东浩检察官,还跟着的两人也是此前见过一起跟他去在朴家的下属。

  门突然被人推开,金南斗吓了一跳,而等到看清进来的人,他连忙站起身来,也顾不上玩游戏了,一脸的讨好表情:“裴检察官……”

  “你还玩游戏?”裴东浩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眉头皱起。

  “不玩了,不玩了……”金南斗连忙把手机关了,虽然被控制了,但是那个人只要不发动符咒的力量,他就是个正常人。

  “我有话问你,你在媒体前讲的,都是真实的吗?”裴东浩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一脸严肃地问道。

  “这一点我可以发誓,绝对是真实的。”金南斗信誓旦旦地说道。

  “可朴会长说,你是因为被辞退了怀恨在心所以特意污蔑她。”裴东浩冷笑地看着他。

  “这不可能,裴检察官,您想一下,如果没有她的批准,我能从账户上挪用那么多钱吗?”金南斗反问道。

  这也是裴东浩相信他所说的原因,可刚刚他去了一趟朴家,为什么会什么都不做就回来了呢?这点连他自己都摸不着头脑,原本想要立刻再去一趟,可心里似乎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过几天再去,过几天再去……

  “裴检察官,您把朴……那个老女人逮捕归案了吗?”金南斗从他说的话中知道他已经去过了朴家,有些兴奋地问道。

  “不要说些侮辱人的话。”裴东浩沉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裴检察官,是我失言了。”金南斗连忙道歉,此时也隐约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您没有逮捕朴会长吗?”

  “没有。”裴东浩摇了摇头,连他也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朴会长身边有个年轻人,你见过吗?”虽然想不通,但那个年轻人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似乎就是因为他说了一句话,自己就马上回来了?

  “您是说赵基天?”金南斗迟疑了一下问道。

  “不是他。”裴东浩说道,赵基天他认识,要调查的目标人物,身边亲近的人他怎么可能会不一起调查?

  “那还有谁?”金南斗在苦苦思索。

  “一个个子很高的年轻人,比我……”裴东浩站起身来,他本身只有一米七五的高度,比划过后,说了一个大致的高度,“可能有一米九的样子。”

  “朴会长身边没有这样的人。”金南斗立即摇头,他跟了朴会长几十年,怎么可能会不清楚朴会长身边都有些什么人?

  “没有吗?”裴东浩皱眉不已。

  房门外又有脚步声传来,接着就是敲门声。

  “进来。”裴东浩沉声说道。

  “裴检。”满身邋遢的李世河和美女检察宋美贤推门而入。

  “你们回来了。”裴东浩并不知道两人此前去了做什么,不过他也没有过多干涉下属的自由,也相信他们不会在上班期间去做私事。

  “裴检,我们刚刚留在朴家外面,等到了那个小子。”说话的是大大咧咧的李世河,带有一种邀功的性质。

  “那个小子?”裴东浩听得一愣。

  “就是为朴会长向裴检求情的那个小子,很高的那个。”李世河比划道。

  “查到了什么?”裴东浩立刻精神一震,他一定要弄清出来,为什么自己会好端端地违背初衷离开?

  “我们查到,他是朴会长儿媳的侄子,刚从日本来探亲,名字叫真中浩二,这是他的入境资料……”李世河把一份整理好的资料递上去。

  “日本来的?”裴东浩接过来,仔细看起来。当然,入境处的资料其实也就那样,根本不可能看出什么。

  “朴会长的儿媳幸爱夫人我见过,她确实是一个日本人,不过朴夫人对她并不太好,因为她一连生了四个女儿,而朴会长又一直想要孙子……”金南斗开始大爆料。

  裴东浩几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在思索这里面有什么关联。

  “对了,朴永基什么时候回来?”裴东浩忽然问着宋美贤。

  “我们在纽约的同事传回消息,他正忙于开展那边的工作,也许近期之内都不会回国。”宋美贤说道。

  “那就把消息传过去,让他知道韩国这边发生了什么,作为大孝子的他,是不是还能那么冷静待在国外?”裴东浩冷冷一笑。

  “是。”宋美贤应道,但却没有立即走开,犹豫了下,终于开口道,“裴检,我想我已经知道您之前为什么会那么反常离开了。”

  “你知道?”裴东浩看着她,这也正是他最想知道的。

  “因为您被催眠了。”宋美贤说道,一旁的李世河原本是想阻止的,毕竟那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可她说得太快了。

  “催眠?”裴东浩再一次皱起眉头。

  “是的,虽然我们问过他之后,他否认了,但我相信,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不可能在面对警察询问时还那么镇定,他的身上,一定有问题。”宋美贤信心十足地说道。

  裴东浩仔细回忆了下和那个少年对话的过程,看似只是普通的交谈,但他反常的离开就是其中最大的不寻常,但要说到自己被催眠,似乎又不太可能,因为从头到尾,他的理智都很清醒,除了离开那一幕。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办,那个年轻人,并没有任何触犯法律之举,又是外国人,几乎不可能对他做什么。

  想了想,裴东浩有了决定:“暂时不要理会那个年轻人,我们现在是要先确定朴会长的犯罪事实,以及找出她身后的那个人。”

  “是!”几个下属共同应道。

  “金南斗,你虽然是协助我们调查的,但最好不要太随意了,这里是检察厅,下次我不想看到你用手机在玩游戏。”裴东浩对金南斗提出了警告。

  “不会了,裴检察官,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们的工作。”金南斗一脸讨好地说道。

  “嗯。”裴东浩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原本一脸讨好的金南斗脸色忽然一僵,急切地叫住他:“裴检察官。”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裴东浩停下脚步,宋美贤等人也看了过去。

  “其实,我之前在媒体上说的话全是谎言。”金南斗表情僵硬,有些机械地说道。

  “你说什么?”裴东浩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是公司里的全在烈副会长,他让我那么说的,因为他想把朴会长拉下会长的宝座,自己当会长,做假账的事,也是他指使我的。”金南斗继续说道。

  “金南斗,你在跟我开玩笑!”裴东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事情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朴会长是幕后黑手,现在又举报起了另一个人。

  “我这次说的都是真的,我有汇款的记录,就藏在我家中的衣柜里。”金南斗大声说道,甚至为了证明自己,连最有利的证据藏在什么地方都说了出来。

  裴东浩、宋美贤和几个警察都惊呆了,既然有证据,那么几乎不可能是编织的谎言,因为汇款记录只要稍微去查一下就能证实他说的是否是假话。可这家伙,刚刚还说要协助他们检察厅指证朴会长,下一刻就转变了态度,难道是良心发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悠悠书盟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最新章节,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qxs.la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